快三在线-手机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快三在线-手机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5 15:02:5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如陈弘所提到的,在澳情报安全部门眼中,中国对澳大利亚的“影响渗透”和“间谍威胁”无处不在,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(ASIO)总干事伯吉斯曾对外声称,“澳面临的外国渗透和干涉威胁在规模、广度和目标等方面均前所未有,严重程度甚至超过冷战时期”,“澳各行各业都是外国干涉的潜在对象,包括各级别议员及其团队、政府官员、媒体和分析人士、商界领袖、高校等”。在这种“被害妄想”的意识下,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不断鼓动政府出台针对所谓“外国影响渗透”活动的法案,并且向澳国内媒体“喂料”,暗中支持媒体炒作“中国间谍威胁”,毒化澳中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民进党当局试图通过这些捐款,让美国智库帮助游说美国决策者,为‘台独’势力提供更多保护”,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19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美国今年生效的“台湾友邦国际保护暨强化倡议法案”(台北法案)背后就有这种“金援”手段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向相关媒体‘喂料’,借助媒体对某些敏感问题进行炒作,放大、夸大乃至歪曲某些事件及其重要性,是澳情报安全部门常用的重要手段。”陈弘举例说,去年曾引起各界关注的“王立强间谍事件”就很典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台湾网媒“呷新闻”披露,“2049研究所”成立时,民进党籍“立委”萧美琴就是该所的顾问。自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,TECRO及防务部门对该所赞助总额合计35万至50万美元,比美政府还多。更早时候,美国媒体还曾披露,台湾当局在2009年通过TECRO向美国保守智库企业研究所捐款55万美元。该智库学者后来多次发表文章,敦促美国政府向台湾出售先进武器并加强美国与台湾的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驻澳大使馆发现的窃听装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年前,澳大利亚还被美国“太空战”网站形容为地处亚太“二线”,但随着美国在澳部署多座军事情报搜集站,澳方对俄罗斯、中国等国的监视也在加强。近年来,澳国内媒体披露出澳美共同运营“松峡”联合情报设施等信息,表明中国已是这些技术监控设施的重要目标。澳大利亚不断强化对中国间谍情报和技术窃密活动的同时,却指责中国对澳“影响渗透”和“间谍威胁”,用“贼喊捉贼”这个成语形容一点也不为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述报道的作者是美国智库昆西治国方略研究所(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)民主外交政策计划调研总监伊莱·克里夫顿(Eli Clifton)。文章称,民进党当局通过台驻美经济文化代表处(TECRO)向美国布鲁金斯学会、美国进步中心、新美国安全中心、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(CSIS)和哈德逊研究所提供资助,资助的有关信息被“深埋”在各智库的年度报告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述总计超过百万美元的“金援”显然已经影响了上述智库及其研究人员的态度。克里夫顿的文章提到,布鲁金斯学会学者何瑞恩( Ryan Hass)2019年12月为《台北时报》撰文,强调美国两党均应支持维护“美台关系”,他今年2月在同一家媒体发表文章,敦促华盛顿和台北的决策者在“中美技术竞争”中“寻求达成美台贸易协定”,以“应对台湾潜在的经济风险。”美国进步中心高级研究员特雷弗·萨顿在今年3月份的《华盛顿月刊》上发表专栏文章称,加强美国与台湾的关系将有助民主自由,并在2019年9月发表题为“如何支持亚洲的民主与人权”报告时,向美国决策者就“如何坚定支持台湾”提供直接建议。而新美国安全中心向华盛顿提供有关2020年《中国崛起的挑战》报告时,敦促美国决策者优先考虑与台湾的双边投资和贸易协议,CSIS今年5月发表前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(Kurt Tong)的文章,称美国和台湾达成贸易协议能加强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克里夫顿强调,这些研究人员在发表上述观点时,均未披露所在智库与台湾方面存在利益关联,“当专家的薪水可能部分来自台驻美经济文化代表处时,这些资金可能永远不会被披露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据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获悉,澳情报安全部门对华间谍情报活动的一个主要方式是:通过向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派遣间谍人员,进行策反发展和情报搜集活动。澳情报安全部门在驻华大使馆设立了北京情报站,这个情报站是东亚地区最高级别的中心站,不但负责管理在华情报活动,还管辖澳在日本、韩国、蒙古国等地的情报活动。澳方在情报站中派遣了多名情报人员,这些人员有着外交官的身份,还承担着策反发展人员和情报交联的任务。据称,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在中国从事间谍情报活动时十分谨慎小心,行踪诡秘,使用了各类间谍器材,设法规避中国执法部门的侦查。但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”,其自以为隐秘的间谍活动最终露出马脚。